?社交平臺脈脈,困境不止高層大換血這么簡單
2020-09-28 18:57 脈脈

?社交平臺脈脈,困境不止高層大換血這么簡單

作者|霍可尼   來源|真心編輯部(ID:huchensia)

9月27日,媒體鞭牛士報道,2020年上半年,國內知名職場社交平臺“脈脈”出現管理層變動,包括聯合創始人兼商務副總裁張偉、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市場官胡琛、首席技術官姚金毅、聯合創始人原CTO蔣又新、內容廣告高級總監崔堯等五位高管先后離職。

報道稱,這已經不是脈脈第一次發生的高層震蕩。在脈脈2020年管理層變動前,已經有包括人力資源副總裁凌雋、政府合作負責人李臻兒等中高層在2019年下半年離開。

分析人士稱,從2019年下半年到現在,脈脈中高管理層頻繁調整,再結合智聯招聘、前程無憂傳出未來將在境內上市的消息,脈脈出現的管理層變化,可能是在為新一輪私募融資,或者沖刺上市做準備。未來三年內,國內將會出現職場社交及在線招聘業務的公司集中上市。

但如果拋開這些揣測,回頭看這個曾經獨角獸的發展之路,就不難發現,脈脈面臨的困境,不止高層震蕩這么簡單。

脈脈最初誕生,就是中國版LinkedIn,但可能創始人林凡自己可能都沒有想到,在接下來的幾年,脈脈會朝著完全另一個方向發展,并且多種基于職場社交的賽道嘗試,都以“失敗”告終。

01 實名職場,匿名吐槽

脈脈最初定位于職場社交平臺,將自己類比成企業版微信,對標國際競爭巨頭Linkedin。

由于職場社交的主要需求為求職招聘、找人找合作,天然存在低頻的天花板,脈脈于2015年先后上線“動態”、“話題”等內容功能,向職場社區內容平臺轉型。

脈脈的這一打法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在2017年注冊用戶達5000萬,月活達800-1000萬,遠遠甩開了傳統商務社交巨頭領英,其中國區月活數據始終在80-150萬左右。脈脈也正式成為估值10億美金的職場社交獨角獸。

從產品架構上,脈脈分為了三大業務:社交業務,內容業務,商業化業務,以及個人相關模塊。社交業務的核心主要是找人,擴充人脈,并管理自己的好友。商業化業務主要有脈脈會員與脈課堂2種盈利模式。內容業務主要為了增加用戶粘度,根據發布內容類型的不同,分成:實名動態、專欄文章、問答、言職。

2019年,脈脈向職場全面滲透,提出“成就職業夢想”口號,致力于幫助用戶提高“人脈X職脈”,目前的主要市場業務主要有3塊:求職招聘、能力提升(知識付費)、職場社交。

但真正能給脈脈帶來流量的是這其中的匿名版塊。赤兔創始人沈博陽在一篇回顧赤兔失敗的文章中,認為中國職場社交“只有三個強需求”,脈脈正是踩中其中一個“自帶流量”的匿名社交才火了起來。

“脈脈講了再多的故事,其實骨子里就是一個披著領英外衣的Secret(一個匿名社交App,筆者注)”沈博陽這樣說。

微信圖片_20200928163910.png.png

匿名吐槽在脈脈中是一個飽受爭議的板塊。一方面它為脈脈吸引了廣大的用戶,帶來最多的流量。因為匿名,理論上只要注冊,你就可以在這里暢所欲言,不必對自己的言論負責,也可以針對公司們發表一些想對負面言論。

在脈脈匿名板塊下常有各種自爆身份,并在此揭露企業內幕、八卦的消息,讓“吃瓜”網友有機會在帖子下面津津有味看著職場八卦與吐槽。緊接著,就有人利用這一條件進行惡意造謠,中傷其他企業,當造謠者越來越多,脈脈也存在從職場社交平臺向重度謠言集聚地轉型的風險。

脈脈也曾因此而招致麻煩。比如在去年5月份,脈脈匿名板塊上有OFO的員工爆料其公司存在內部腐敗現象,引起了廣泛關注。也正是因為這次事件,脈脈被ofo以沒有通過身份證實的匿名用戶發表的帖子侵犯了該公司的名譽權為由起訴。

經過這一次的事件后,不見脈脈改進,匿名爆料的趨勢反而越演越劇烈,終于在2018年7月份因匿名版塊存在用戶匿名發布謠言侮辱誹謗他人,侵犯他人名譽、隱私等合法權益的問題被北京網信辦責令其限期關閉匿名發布信息功能,加強用戶管理,全面整改。

但兩年過去了,脈脈吸取之前的教訓,對產品進行改進了嗎?——沒有。不僅如此,據一位經常跟脈脈商務打交道的互聯網公司公關從業者透露,脈脈的匿名版塊已經發展成為公司負面輿情的重點聚集地,“在謠言和員工抱怨發生的時候,我們關注輿情就會去找脈脈官方,希望能將公司聲明置頂、對負面帖子進行沉降等等。但一旦你有這種訴求,就會成為脈脈商務接單的最好時機。”

他表示,盡管可能占比不大,但這也是脈脈很重要的一部分收入來源,“哪里有裁員風暴,哪里就有脈脈的收入機會。”

脈脈的主要競爭對手為領英中國,根據易觀千帆的數據報告,無論月活還是日活,脈脈(月活800萬+,日活170萬+)都遠遠超過領英中國(月活80萬+,日活12萬+),占據商務社交市場頭把交椅。

但在用戶粘性上(啟動次數、時長),脈脈的表現不如領英,我主要原因在于領英的用戶群體更為精英,質量更高。這種差異直接表現在職場社交產品的商業化模式上。從脈脈的營收來看,企業招聘服務貢獻的收入僅占10%(2017年),其他則來自用戶付費和廣告。在全球化的領英,這一比例達到50%左右。

02 高層震蕩背后的困境

2017年11月,脈脈完成C輪7500萬美元融資。脈脈創始人兼CEO林凡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公司已經進入高速發展期,計劃于2019年上市,目標市值100億美元。2018年8月,脈脈宣布完成D輪2億美元融資,創下全球職場社交領域所獲單筆融資額度最高的記錄。但D輪融資消息發布時,脈脈未就關于上市計劃相關信息進行披露。

如今三年過去了,脈脈的上市還依然只是一個愿景。不僅如此,這家曾經“擊敗”過赤兔的社交領域獨角獸,出現了不少新的困境。

目前,中國的職場社交賽道中主要有脈脈及領英中國(LinkedIn)兩家公司,商業化方面,則均以付費會員、招聘服務、在線廣告為主;此外,與之有業務競爭的公司主要為在線招聘企業,例如智聯招聘、前程無憂、Boss直聘等。

職場社交、在線招聘業務受到資本市場的追捧和BAT等巨頭的關注。獵聘、拉勾、Boss直聘等強敵環伺之下,又傳出阿里巴巴正在洽談對智聯招聘投資數億美元并有意登陸科創板,前程無憂(51JOB)將私有化回歸A股等消息。

脈脈面對前所未有的商業化壓力。

在這個壓力之下,一系列其它問題也開始出現:脈脈通過用戶開啟通訊錄來獲取好友的手機號,然而未經用戶允許,冒充用戶對好友進行短信騷擾;用戶即使卸載了脈脈,其也會不停地向用戶進行短信騷擾,使得部分用戶甚至想注銷賬號但又無法注銷,所有使用的用戶都會擔心自己的隱私,而保護用戶隱私本應該是一個社交平臺的根基;也有不少用戶吐槽,付費找人的體驗并不好,付了錢以后,即時通訊的回復很慢,效果不好。

除了產品出現的問題,在外部環境上,目前各大內容社區和平臺的競爭尤為激烈,如何扶持和引導不同層次的內容生產者,建立良性的機制,也是脈脈需要立即解決的問題。

市面上已經有成熟的競爭對手。在職業成長的內容上,有知識付費平臺、問答平臺、垂直社區等。在資訊的獲取上,有微博、微信公眾號、各大垂直媒體等,脈脈想要殺出重圍不容易。

目前脈脈的盈利方式主要有廣告、知識付費、會員付費、B端招聘收費等。其中對于會員付費來說,對于經常有找人需求的用戶是有強需求的。但是對于大部分用戶特別是新人用戶來說,沒有需求。

微信圖片_20200928163944.png.png

△脈脈創始人林凡

2019年10月,針對外界關注的脈脈上市計劃,林凡回應到,“在談判和簽字前會告訴每一位投資人,需要等脈脈10年,不能只關注明年數據比今年好,要求投資人跟著脈脈長期發展。我們都是簽的10+2,甚至是long term(長期)的協議,這也是對投資人預期的管理”。言下之意是,脈脈的上市并未提上日程。

當年夸下的“海口”,如今卻又變成要等十年才實現。脈脈在這個過程中陷入不小的困境。脈脈依靠抓微博數據而起家,依靠對中國市場的理解而打敗領英,成為了職場社交的新型獨角獸。但之后,內容社區怎么做?如何將社區流量引入招聘、會員等業務?這是脈脈應該重點考慮的,而不是走上匿名社交的歪路。

畢竟,這這一塊,Secret和無秘(兩款匿名社交產品)的結局已經擺在面前了。

真心編輯部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