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歲張蘭再度創業:這個被掃地出門的女強人,能否再造一個俏江南?
2020-09-28 10:49 張蘭 俏江南 創業

62歲張蘭再度創業:這個被掃地出門的女強人,能否再造一個俏江南?

來源/ 快刀財經(ID:kuaidaocaijing) 作者/ 黃曉軍

9月初,臺灣藝人大S的婆婆張蘭,在社交平臺上曬出了近況。

她頭戴安全帽,疑似在工業區為新項目選址,自曝要重新創業。甚至配文稱:

怎么感覺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為俏江南選址的這個工作狀態了?

作為一代名餐俏江南的創始人,張蘭的故事相信很多人都聽說過。這個花甲之年的女人,曾從一個發廊洗頭妹發展成為了高端餐飲霸主的董事長。

而后來,“暴富后被踢出局”“藐視法庭被監禁1年”等話題,一時間在財經媒體、娛樂媒體開了花。

無論多少次創業,張蘭與俏江南的過往無法分開。

01

從發廊洗頭妹到高端餐飲霸主

2000年,張蘭在北京開了第一家俏江南。在那之前,張蘭是“阿蘭餐廳”“阿蘭酒家”“魚翅海鮮大酒樓”“阿蘭烤鴨大酒樓”等北京諸多餐飲店的老板娘。

這個女人可謂傳奇。

1987年,張蘭從北京商學院企業管理專業畢業,便奔赴加拿大。據說在大洋彼岸,張蘭做過發廊洗頭妹、當過端盤洗碗工,還當過裝卸工,和男人一起扛上百斤的豬肉。

最多時,她一天工作16小時打六份工。

1991年,張蘭懷揣著13萬元錢回國,在北京開出第一家川菜館阿蘭餐廳。此后10年里,“阿蘭”的招牌開始復制到各個餐飲領域,包含海鮮、中餐廳、烤鴨等。

隨著財富的積累,張蘭開始尋思把手上的“生意”變成“事業”,通過高客單價、規模化等商業套路做大做強。

這才有了后來的俏江南。

不知是運氣,還是張蘭在餐飲行業10年摸爬滾打后的商業嗅覺,接下來的10年,正是餐飲快速增長的時期。

有數據顯示,2007年中國正餐市場規模1.1萬億元,到2012年,這個數字達到了2.2萬元。5年翻兩倍的增速,而今看來是歷史上最好的創業紅利。

在餐飲領域,高客單價其實有人在做。粵菜、淮揚菜、浙江菜,早就成為高端商務用餐的標準,其客單價甚至能達到300元。

張蘭則從老本行川菜入手。這是一個廣受歡迎的菜系,規模化起來應當不難。但普通川菜人均價格都在100元以下,如何打造高端化呢?

一定得爆品思維。

張蘭曾耗資3億元成立首家蘭會所。這個會所的設計師是菲利浦·斯塔克,他的代表作是巴黎Bacca-rat水晶宮。為了找來這位大師,張蘭花了1200萬元。

據稱,在這家會所里,一個水晶杯近1萬元,一把椅子大約20萬元,一盞水晶燈就500萬元。

而墻上那巨幅油畫是著名畫家劉小東的真跡《三峽新移民》,張蘭為此花費了22000萬元。

爆品一出,吸引了不少眼球,其高端的身位理所當然地坐正了。

2005年,世界著名企業菲亞特集團提議以10億美金入股俏江南;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俏江南獲得了唯一中餐服務商資格,負責為8個奧運競賽場館提供餐飲服務。

到了2013年,俏江南在全國開出80家直營店。當年9月,俏江南總裁安勇在接受中新網采訪時說道,俏江南在2013年仍然實現了業績增長,并將在全國范圍內再開10家新店。

一切都看似紅火。但往往是繁榮背后,危機潛藏,細看俏江南內部,這家公司可能沒那么俏了。

02

止步于反腐倡廉,出局自資本大手

從現在往回看,在反腐倡廉背景下,2013年餐飲企業月倒閉率高達15%,高端餐飲市場欲振乏力。

俏江南在這一年應當受到了不少沖擊。

安勇在規劃10家新店時表示,“這些新店面積將控制在800平方米左右,裝修風格上也將注重實用時尚,不再一味追求豪華裝修,使單店成本控制在六七百萬元,這將大大降低開店成本。”

很顯然,在面臨巨大的市場落差后,俏江南的轉型顯得有些迫切。新店配置,直接從高端奢華餐飲,過渡到了大眾化餐飲。

這說明,俏江南已經沒有足夠的資本去裝飾自己了。

其實,早在2008年,俏江南大肆的擴張就帶來了巨大的現金流壓力。

這年春節,張蘭在一個聚會上認識了鼎暉投資王功權。當晚,兩人就到了俏江南公司總部,就融資事宜進行了初步的商議。

2008年12月,張蘭牽手鼎暉投資和中金公司,出讓10%的股份,融資3億元。但最終,鼎暉投資只拿出了2億元,為俏江南估值20億元。

據說,就算是20億的估值,也是俏江南2009年凈利的15倍。

在拿到投資之前,張蘭還與鼎暉投資進行了對賭。鼎暉投資要求俏江南在2012年底上市,否則俏江南必須按年回報率20%回購股份。

很不巧的是,2011年IPO的俏江南,在A股和港股市場都碰壁了。也就是說,張蘭需要按照協議,拿出4億元回購鼎暉所持有的股份。

現金流是每個企業的老大難。就連身價220億美元的馬斯克,也曾為現金流抵押了5處房產。

張蘭拿不出來那么多錢,為此,鼎暉啟動了“領售權條款”。

條款要求,除了鼎暉轉讓所持10.53%的股份,張蘭也要跟隨出售72.17%的股份。而多達82.7%的股份被觸受,又將觸發公司清算條款。

靠洗碗洗發扛豬肉做起來的張蘭,在資本的大手下顯得無奈。

在清算條款觸發后,張蘭與鼎暉同時出售得來的現金,唯有償還鼎暉2倍回報后,才是張蘭的。

協議擺在面前,張蘭和4年一樣瀟灑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從此之后,一發不可收拾。

03

俏江南尚存

張蘭卻不再是那個張蘭

直到2014年,鼎暉才找到俏江南82.7%股份的買家。歐洲最大的私募股權基金CVC為此花費了10億元,鼎暉拿了4億便匆匆走人。

但此時,創始人張蘭手里只捏著俏江南13.8%的股份,俏江南再也不是張蘭的俏江南。

這其中還有另一個說法,其稱當年俏江南與鼎暉并不曾簽署“對賭協議”,張蘭本人更不是凈身出戶,“只是創業25年,想歇歇。”

話說俏江南上市時,也受到很多資本包括CVC的追捧。但相較于國際資本巨頭,CVC并沒有如入張蘭法眼,就像當年菲亞特集團提議以10億美金入股時,被張蘭拒絕一樣。

但2013年6月,俏江南即將聆訊時,CVC單方面在港宣布收購成功,導致其他投資者紛紛離場。

張蘭最終只得選擇CVC。

資本的江湖里,這樣的鬧劇不在少數。看似冠冕堂皇、西裝革履的金融世界,往往潛藏著些下三濫的套路。因為那本身就是最賺錢的套路。

無論誰是傳言誰是真相,時間都來到了2013年8月。這天,CVC與俏江南簽下收購協議。CVC將持有俏江南82.7%的股權,剩余的股權張蘭占13.8%,俏江南員工占3.5%。

這場交易定價3億美元。但實際上,CVC只掏了6000萬美元。其他的,CVC募集基金籌得1億美元,找6家外資銀行貸款1.4億美元。

資本的投機性暴露無遺,他們希望借助俏江南之后的現金流來還這筆賬,這在資本中稱為杠桿。就像人們買房時,先把不屬于你的房子拿去抵押,貸出款來才支付。

但接下來幾年,高端餐飲受挫嚴重。僅2013年當年,限額以上餐飲收入8181億元,同比下降1.8%,近10年來首次出現負增長。加上央視報道俏江南后廚衛生等問題,CVC并沒有在俏江南賺到錢。

最終,CVC放棄俏江南,將其股權交給了外資銀行等債權人。2015年6月,銀行委托接管人保華公司接管俏江南。

傳言與真相交匯了一個不可爭辯的事實,張蘭最終被擠出局了。當年,有臺媒報道,張蘭資產遭香港高等法院凍結,家族企業陷入危機。

而直到2016年2月17日,俏江南集團方面確認,張蘭不再擔任董事會成員,且不再處理或參與俏江南任何事務。

至此,俏江南尚存,卻再無張蘭。

04

俏江南宴請四方

張蘭再度創業

在回顧俏江南衰敗時,張蘭說:“我最大的錯誤,就是引進鼎暉投資。”

在沒有槍火的商業戰爭中,這個女人敗給了資本的笑臉。

而今,俏江南似乎已經回到了以前那個俏江南。其CEO楊秀龍去年就表示,這家餐飲公司從一個燙手山芋,已經恢復到月營收增長50%。

9月12日,俏江南發文表示他們疫情以來的公益活動+中國服務收效甚好。數據顯示,其免費接待了20575位援助武漢白衣天使及家人,一共2315桌。

報道中,俏江南的繁榮像極了從前。

而這時,俏江南創始人張蘭,正帶著紅色安全帽跑工地。她甚至表示:怎么感覺又回到了20年前,為俏江南選址的這個工作狀態了?

快刀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