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不會放過上海
2020-09-27 18:45 上海 上海互聯網

互聯網不會放過上海

作者|半佛仙人  來源|半佛仙人(ID:banfoSB)

我去了今年的外灘大會,給我最大的感覺是,誰說上海怎么沒有互聯網,上海現在全都是互聯網。不僅有,而且上海擁抱互聯網的速度和力度都超乎想象。

我在外灘大會上看到了上海的野心和能力,更看到了技術的綻放。如果多年以后回顧中國互聯網史,外灘大會的舉辦,或許會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節點。外灘大會展現的,是上海在金融和貿易之外的,第三個核心競爭力——互聯網科技。

數字經濟時代,金融和互聯網科技本來就是一體的,金融中心,當然也應該是互聯網科技中心。

這一代的互聯網發展已經到了天花板,開始拼殺存量了。而下一代互聯網的發展,應該是兩個核心競爭力,一個基礎設施。這些,上海都占據優勢。

互聯網的下半場,上海或許是主戰場。

第一個核心競爭力,是出海。

互聯網的未來增長方向,一定是由內向外的,也就是由國內市場殺向國際市場。中國互聯網的前二十年,主要是靠幾乎空白的國內市場喂養起來的。

在中國互聯網的早期,依靠網絡基礎設施的普及帶來的龐大流量紅利,所有互聯網公司都在拼命做增量,本土市場就足夠各大互聯網公司慢慢瓜分的了。

但是到了現在,國內入網人口增長帶來的流量紅利已經被消耗得差不多了,互聯網企業的競爭也進入到了存量市場的肉搏戰。在藍海里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可以各自慢慢游泳,但是在紅海里,一不留神就會被對手打死,把紅海染成血海。

企業想要破局,唯二的選擇就是下沉和出海。

做下沉不局限于你在哪個城市做公司,但出海對城市有巨大的要求。

一方面,國外仍然有大量的互聯網潛在用戶,比如東南亞和非洲地區,有大量人口正處在類似十幾年前國內互聯網前期的狀態。在國內流量枯竭的情況下,出海將是國內互聯網公司復刻增長奇跡的唯一選擇。走出去,是持續獲得增量的最好辦法。

另一方面,歐美市場是巨大的內容消費市場。

根據創業邦研究中心整理的中國出海企業賽道分布,游戲是出海企業的主賽道,而文化娛樂則是第六大賽道。

歐美市場有成熟的內容付費文化,中國企業用符合外國人的心理,外國人的思維模式的產品,去開辟海外市場,賺成熟市場的錢,是中國互聯網的下一步大趨勢。

而出海,需要互聯網企業懂海外有什么,他們在想什么,他們又要什么。

上海,從江南小鎮到 " 十里洋場 ",再到亞洲乃至世界金融中心之一。說到國際化,上海就是國際化的代名詞。如果你做內容出海,上海會有非常大的勢能在這里。

第二個核心競爭力,是產業集群。

互聯網的未來發展趨勢,一定是由虛向實。服務于個人生活場景和工作娛樂的互聯網,是消費互聯網,而服務于產業內部優化連結的互聯網,是產業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的興起,是互聯網普惠到個人,并且深入到普通人生活的一次節點,也是消費互聯網的巔峰。

但當每一個普通人都用上消費互聯網后,其實上半場的 20 年,就已經過去了。

互聯網的下半場,是產業互聯網。

在互聯網的初期,很多人習慣于把互聯網稱為 " 虛擬經濟 ",在當時互聯網企業想要賺錢的核心模式,是提供信息給用戶。從虛到虛,一切都在線上完成。而到電商崛起的時代,一個互聯網企業背后,可能就是實體經濟中的一整條產業鏈。

到了今天,搜索,電商,社交,個人在互聯網上的基本需求已經被前代三巨頭奠基。娛樂,餐飲,出行的生活場景需求也被新一代三巨頭填充完畢。但是產業在互聯網上的需求,仍然在探索之中。

在未來,從人工智能到大數據到 5G,再到制造業產業鏈層面的各種相關問題,有什么樣的需求,就會催生出什么樣的巨頭。

下一代三巨頭仍然在醞釀之中。

但是可以想見,需求主體越多的地方,也就是產業聚集密度越大的地方,越容易吸引和催化這樣的巨頭誕生。

產業互聯網必然要誕生在產業集群的地方,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更需要依托于繁榮的制造業。

而產業集群,向來是上海的傳統優勢。過去長三角地區幾乎托起了半個中國制造,而在互聯網的下半場,它們還將哺乳一個個工業互聯網企業。可以說,長三角一體化,已經從物理上的硬鏈接向產業帶軟鏈接邁進。科技就是最大的加速器。

一方面,臨港的面積大,企業多,可以提供服務的對象豐富。另一方面,臨港的企業包含民企國企外資合資企業跨國企業,相當于一個種類豐富的練兵場,可以鍛煉為多種企業提供工業互聯網服務的能力。最后,在臨港有大量前沿的尖端制造類企業,這樣的企業會更樂于接受工業互聯網這樣的新興產業,而且它們大多本身就有互聯網監控生產的基礎,適應起來也會更快。

尤其是上海作為 G60 科創走廊的龍頭,可以影響到上海、嘉興、杭州、金華、蘇州、湖州、宣城、蕪湖、合肥等 9 個城市。

而這片區域,正是中國經濟最具活力、城鎮化水平最高的區域之一,也是產業互聯網最肥沃的土壤。

在消費互聯網的時代,上海確實沒有講出一個動聽的故事,但這并不是壞事。

上海這座城市從來是極端務實的。你和上海人講故事,上海人會說你在拉杠。務實的上海互聯網,搭配上產業集群的長三角工業基地,天然適合互聯網賦能實業。不拉杠,不霍胖,踏踏實實做事情,上海互聯網不喜歡講故事。你和工業講故事,工業會告訴你什么叫事故。

在互聯網的下半場里,不需要故事。

一個基礎設施,是產業紅利和政策底蘊。互聯網的下半場,打的是陣地戰。

如果說中國互聯網的上半場是一場遭遇戰,大家比的是誰的反應更快,那么互聯網的下半場就是一場陣地戰,總體戰,全面戰。要拼的,是資本,是貿易,是政策,更是核心人才。

沒有充足的資金,大筆的投資來源,互聯網企業怎么燒錢。沒有快節奏的金融效率,根本不要談產業互聯網,產業互聯網也是互聯網,需要有互聯網的速度。

說到燒錢,上交所的科創板微微一笑;說到金融結算速度,上海一直是全國金融中心。產業互聯網還需要依托發達的貿易基礎,貿易的一半是物流,尤其是需要深水港,產品和原料可以在國內外頻繁進出口。

作為中國海岸線的中線和長江的入海口,上海是長三角工業集群的貿易中轉之地,從上海本地的港口,到江蘇昆山和南通,都可以算作上海貿易的輻射之地。

尤其是在南通新機場落地、北沿江高鐵規劃建設后,未來長三角城市群的貿易會更加便利。

再捋一下政策,上海對互聯網的政策扶持是給便利,給實惠,但是不玩微操,交給專業的人自己去發展。

全國的工業互聯網菁英,正在往上海富集。

2020 年,上海發布了《上海市促進在線新經濟發展行動方案(2020 — 2022 年)》,聚焦 12 個發展重點,從互聯網金融到工業互聯網,在線文娛,再到在線醫療和在線教育,無所不包。

互聯網從未在政策層面上,與一個城市的方方面面結合得如此緊密。

同年,中國工博會首設 CIIF 信息技術獎。該獎的目的,是表彰工業互聯網領域的前沿技術和產品。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張英親自為獲獎的京東工業品、中移信息通信科技、海爾工業智能研究院、阿里巴巴等 8 家企業頒獎。

這些獲獎企業來自北京、青島、杭州,但能夠認證它們在工業互聯網中的地位的,是上海。在這個領域,上海已經證明了自己獨一檔的地位。

最后就是人才的問題。

工業互聯網需要大量的核心人才,而上海對核心人才的吸引力是空前的。

一方面,上海自身具有華東地區超過一半的大學,本地人才造血能力不弱,另一方面,上海作為前三的人口洼地城市,還在不斷吸納全國各地的核心人才。

尤其是今年上海戶口放開正式實施,這就是在出全力搶高端人才,尤其是互聯網科技的核心人才,上海肯定不會把他們放走。

一個城市需要自產人才,但不需要做到人才供應完全自給自足。

它只要用更好的公共服務、更好的醫療和教育、更優質的工作機會和更實惠的政策,甚至是更快的網速、更大的帶寬,把人才搶過來,并且留得住,那就可以了。

把資本、貿易、政策、人才這些方面做好,就像一個地方有了土壤陽光和水,種子落下,大樹就會自然而然長出來。

而且以上海優秀的產業基礎、貿易基礎、人才基礎和消費基礎,騰飛其實早就開始了。無數大樹正在無聲中生發。

最終,它們會自己長成一片森林。

過去很多人先入為主,覺得上海是互聯網荒漠,然后對荒漠的成因進行各種騷分析。

有人說上海沒有互聯網因子,有人說上海的城市文化太保守,天然誕生不了優質的互聯網企業。但這里面都有一個誤區,所謂的上海互聯網落后,其實是一個偽概念。

工信部發布的《2019 年 1 —— 10 月互聯網和相關服務業運行情況》顯示,互聯網業務累計收入前五名的省和直轄市分別是廣東,上海,北京,浙江和江蘇。

支付寶、盒馬、餓了么、嗶哩嗶哩、小紅書、攜程,這些都是在上海起步,發展,壯大的 " 本土企業 "。

而如果把在上海有分支機構和業務的互聯網企業都算上,這個名單會拉得非常長,包括各路跨國企業和國內大廠。Google,微軟,IBM,特斯拉,思科,英特爾,AMD,EMC,SAP,PayPal,eBay,英偉達,這些外企都在上海有分支機構。

阿里的大文娛,螞蟻的國際化業務,阿里平頭哥、網易的暴雪合作部,也都放在了上海。

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無論這些大廠來自哪個城市,都不會忘記布局上海。就憑上海發達的消費市場、優秀的基礎設施、寬松的政策、獨特的城市特點跟魅力,就是各路互聯網諸侯的兵家必爭之地。沒有哪家互聯網大廠會忽視上海。甚至可以說,沒有任何一家有野心的公司,可以忽視上海。

清華大學有個博士袁曉輝對全國城市的互聯網公司分布做過一個調查,統計口徑是該城市獲得的互聯網行業投資金額。

從 1999 年到 2015 年的時間里,拿到投資筆數最多的城市是北京,這毫不意外,畢竟中關村外號是中國硅谷,但是拿到投資筆數第二名的城市,其實是上海。

在投資金額上,第一名是北京,第二名仍然是上海。沒有任何數據可以證明上海互聯網落后,大家所謂的掉隊,只是聲量問題。但是在外界的感知里,提到上海,想得起來金融,想得起來貿易,就是想不起來互聯網,這也是事實。

這就非常詭異,明明在全國互聯網城市中穩居前三,上海互聯網為什么一直不顯山不露水?

原因很多。

工信部評選了幾年中國互聯網百強,上海企業入選的比例大多在 1/5,在數量上僅次于北京,看起來非常強悍。但在百強前十的互聯網巨頭中,上海企業寥寥。缺乏一個體量上的巨無霸企業,是上海互聯網聲量不足的重要原因。

雖無一超,但有多強。上海互聯網企業的發展,是百花齊放式的,分布在各領域,服務于各行各業。

上海互聯網從來不是荒漠,也從來不曾落后。聲量小,無非是在消費互聯網的聲浪里沒有摻一手,加上缺了一個招牌式的頂級企業,所以相對于上海的另外兩個標簽而言,顯得沒有那么突出罷了。

但是在互聯網下半場的競爭中,上海互聯網正在借助以上優勢,補齊最后一塊短板,成為與金融和貿易并立的第三大產業。

今年的外灘大會只是開始,未來的外灘大會,將會成為全球前沿金融科技產品的交流、展示平臺。

半佛仙人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